威尼斯·欢乐娱人城(中国)官方网站

  • 当前位置:首页>>公司要闻>>行业新闻
饮茶兴诗 佳句意深
2012-8-21 17:35:28

  中国的茶和酒,对于文人而言并非简单的品饮而已,在茶、酒的清香飘逸之中,品酒呷茶,吟诗作赋,以诗词抒发情感,乃是文人持杯的高雅韵味。
  诗人嗜酒好茶,自古大有人在,李白“自称臣是酒中仙”,有“斗酒诗百篇”的美谈;茶圣陆羽则有以茶友诗曰:“青云名士时相访,茶煮西峰瀑布水。”可见酒和茶对于诗人具有多么强大的诱惑力,诗与茶酒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于是,品酒、品茶赋诗的佳作纷纷涌现,或寓景抒情,或思乡怀旧,或解闷消愁,无不蕴蓄着浓郁的酒香、茶香,真可谓是诗歌与茶、酒不分,或曰茶、酒与诗歌相依。
  茶助诗兴,借茶抒情,好诗佳句因茶而引发。扬州八怪之一的汪士慎在品味安徽泾县的“白云茶”时,写下了优美的抒情诗句:“共对幽窗吸白云,令人六腑皆清芬。”以茶作消闲,岂不快哉!西晋张载也有茶诗曰:“芒茶冠六清,滋味播九区;人生苟安乐,兹土聊可娱。”把品茶与人生的欢乐相联系,更是耐人寻味。宋诗人杜子野曾在一冬夜与友对坐品茗时,欢叙旧情,赋诗曰:“寒夜客来茶当酒,竹炉汤沸火初红,寻常一样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。”诗人会友品茶吟诗,诗由茶而生,茶因诗而美,其身心欢快,乐不胜言,自在茶诗之中。   
  茶助诗兴,诗使茶扬。中唐诗人卢仝的《七碗茶》:“碧云引风吹不断,白花浮先凝碗面。一碗喉吻润,两碗破孤闷,三碗搜枯肠,唯有文章五千卷;四碗发轻汁,平生不平事,尽从毛孔散;五碗肌骨清,六碗通仙灵,七碗吃不得也,但觉两腋习习清风生。”这宛若是一则绝妙的茶广告;苏轼的咏茶诗:“仙山灵草泾行云,洗遍香肌粉未匀。明月来投玉川子,清风吹破武陵云。要知玉雪心肠好,不是膏油首面新。戏作小诗君莫笑,从来佳茗似佳人。”苏氏将茶比作美人,更是运思妙绝、十分得趣,似热茶温馨清润,齿颊留香,令人回味无穷。

XML 地图